“有大座,有大座,上车就走!”那些年让我们又爱又恨的“小公共

时间:2019-12-02 18:44:37 阅读量:4302

20世纪80年代,北京街头随处可见挥手示意停车并在附近下车的“小市民”。“大座位,大座位,上车走”的问候给许多乘客留下了爱与恨的记忆。

货车成为“小公众”

20世纪80年代初,北京经历了“旅游困难”。高峰时段,部分公交线路达到每平方米12-14人,超过了城乡建设部规定的每平方米9人的标准。此外,“半天没有车,一大堆车”的现象经常发生在公共汽车上。数据显示,当时公共电动公交车的正点率只有44%,乘客等公交车的时间太长。(《北京日报》,第三版,1985年12月9日,《关于改变北京公共客运现状的建议》)

1985年12月9日,《北京日报》,第三版

为了缓解“出行困难”,北京决定改变交通结构,发展包括“小市民”在内的各种交通工具。1984年,挥手示意立即停车并能在附近上下车的“小市民”开始在路上行驶。

据该报1984年4月1日版《今日小客车的运营》报道,城市出租车公司借鉴广州的经验,开通了小客车线路。最早的“迷你公共汽车”使用的是国产630货车。乘客可以挥手上车,在附近下车。起初,“小市民”开辟了两条路线:第一条是从北京站到北海,途经东单、王府井大街、美术馆和紫禁城。第二条路线是从动物园到颐和园,途经白石桥、友谊宾馆和中关村。两条路线中的一条每5到15分钟出发,票价为50美分。另一个每5到10分钟出发,票价是1元。

1984年4月1日,《北京日报》,第一版

20世纪80年代,北京的“小市民”。

为了方便乘客,自1984年8月1日起,“小型巴士”将营业时间从上午8: 00延长至下午5: 00,再延长至上午7: 00至下午6: 00,并增加了离线驾驶服务,同时确保沿线乘客可以乘车。

1985年6月2日,《北京日报》,第二版

仅在一年时间里,北京的“迷你巴士”就从两条线路和24辆汽车发展到了6条线路和90辆汽车。这些“小市民”大多穿过繁忙的街道、商业区和一些旅游区,并通过“挥手上车、在附近下车、节省时间、舒适乘车和收取合理费用”而获胜。例如,从北京站打车到颐和园大约要花15元钱。坐公共汽车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赶上高峰时间需要更长的时间,而且没有座位保证。如果你乘坐小型公共汽车,只需2.5元钱,大约需要45分钟。(《北京日报》,第二版,1985年6月2日,小巴达到“一年”的年龄,运送200万乘客)

路上有很多混乱

到1992年,北京有510辆“小型公共”汽车,每年载客2200万人。可以说,当汽车尚未大量进入家庭时,“小公共”打破了人们多年来“拥挤的公交车”出行模式,中档消费,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出行困难”。(《北京日报》,第二版,1992年12月9日,加速发展“小巴”)

1987年9月21日,《北京日报》,第二版

便利就是便利,但是混乱一个接一个地出现。

1987年9月21日,该报第二版发表了一篇题为“促进人们与“混乱”作斗争”的文章,文章反映“小公众”来往于几个旅游热点:动物园、颐和园、永定门火车站、前门、北京站等。因为没有特殊的站台,他们通常停在公共汽车站台的前面。在前门,这种现象尤为突出,10多辆汽车停在站台前,同时聚集乘客,阻止大型公共汽车进入车站。永定门火车站禁止“小市民”进入车站和载客。一些司机和管理人员开始了“游击战”:你跟着我走,你跟着我走。你负责东方,我去西方;你堵住了西入口,我跑到了东入口,这影响了车站的秩序。

1986年,几辆“小公共汽车”在百货大楼的103站和104站停下来招揽乘客。电车无法进入车站,不得不停在路中间,让乘客在裂缝中上下车,严重影响了交通和车站秩序。

1995年1月8日,该报第二版发表文章《小巴三题》,记录了一位乘客乘坐“小巴”的不愉快经历:第一天从公主坟上车,前往李泽大桥。公共汽车上所有的座位都已经满了。售票姐姐热情地建议我养一只“张老郭倒置驴”,背对着车罩坐下。每个人都认为这辆公共汽车满了,我们能直接去目的地吗?谁知道每一站,即使没有下车,大姐也要提高嗓门拉几个客人,“有座位!有一个座位!”结果,狭窄的车厢里挤满了24或5名乘客。前两个和后两个单独坐在引擎盖上,四个“斜嵌”在一起

1995年4月8日,《北京日报》,第8版

“小型公共”服务不规范,导致黑车杀害乘客、欺骗民众等问题,影响首都形象。1995年4月,本报派记者进行秘密采访,不断报道“小公众”的混乱情况。根据当时的记录,两个里程相同的票价在小型公共运营中非常普遍。记者参军去了东单。北京C-00014收费2元,而北京C-04362收费3元。唯一不同的是,记者上下车时没有讨价还价,所以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不幸被杀。此外,“小公共”售票员要价过高,人们想要钱。(《北京日报》,第8版,1995年4月8日,如此作秀)

“快乐小巴”正能量

当时,“小公众”给社会留下了很多不好的印象,比如乱停车、闯红灯、拼命拉车、态度恶劣……但也有一些“小公众”给整个行业带来了积极的能量。

“女士们先生们,你们正在首都旅行。这家小型上市公司会陪着你。我们两个说出了我们的真实感受。车很好,司机很好,服务也更好……”1999年,包括本报在内的许多媒体报道了长安街上编号为19041、车牌号为北京b4143的“小型上市公司”两名司机热情服务的故事。当时,长安街上的“快乐小巴”大受欢迎。(《北京日报》,第五版,1999年7月6日,长安街,有一辆快乐的小巴)

1999年7月6日,《北京日报》,第5版

这辆“快乐小巴”的司机是马泉艺,售票员是李国庆。他们于1998年10月22日开始了他们的“小型公共”伙伴关系。在从公主坟到八望坟的14.9公里旅途中,两人会轮流猜谜语、背诵台词和给乘客讲笑话,经常让整辆车厢充满笑声。

1999年7月16日,这辆“迷你巴士”被北京巴士有限公司正式命名为“快乐迷你巴士”,成为城市“迷你巴士”的典范。

2000年7月5日,《北京日报》,第5版

然而,由于8号线开通后“迷你公共”客户数量减少,以及两者的一些个人原因,马泉艺和李国庆于2000年7月3日向公司办理了送货手续,“快乐迷你巴士”正式暂停。(《北京日报》,第五版,2000年7月5日,“快乐小巴停了”)

退出繁忙的主线

随着城市道路网的不断完善,“小市民”不再适合在城市中心发展,逐渐退出公交线路密集的地区。

1999年9月1日,白怡路率先取缔“小市民”。为了补充小巴撤离后的载客量,公共交通部门开辟了3条专线,调整了2条线路。(《北京日报》,第五版,1999年9月1日,白银路禁止公众进入)

1999年9月1日,《北京日报》,第5版

据本报2000年8月19日版《小型公共住户调查从现在开始》报道,市交通局开始对企业资质、财务状况、组织结构等进行住户调查。对33家小型公共企业进行整顿,以全面整顿全市小型公共产业的经营秩序。有关官员表示,“小公用事业”应该从繁忙的干线和能够满足普通人出行需求的“大公用事业”线路中撤出,转移到尚不具备“大公用事业”开通线路条件和缺乏城市交通能力的地区,以真正弥补这一问题。那一年,将近800辆使用寿命已满的“小型公共”汽车没有更新。

2000年9月1日,《北京日报》,第5版

2000年9月1日,小巴从中关村地区的三条路线上驶出:万泉河路;成富路中关村北街清华西路;大学路,土城西路。

2000年国庆节前,有657辆小公共汽车从包括长安街、迪安铁路、东单大道、西单大道和天桥大道在内的几条繁华街道撤离,涉及15家企业。

20世纪90年代,a39031“小大众”是市政“工人先锋”汽车集团。推销员彬彬有礼,热情好客。一些老乘客在等这辆车。刘凤山/照片

当时,北京重新规划了市区的公交线路,规定公交主要运行在朝鲜、海、丰、石四市的近郊区的48条线路上,而远郊和县城的公交只允许运行在少数固定的停车点以及远郊和县城之间。(《北京日报》,第5版,2000年9月1日,郊区小型公共再分配线)

离开三环路,进入社区。

进入新世纪,“小市民”越来越规范,停车招手的规则也发生了变化。

2001年,北京的“小市民”正式设立上下客站载客。同年8月,市交通局在三环路和301医院附近建立了第一批100多个“小公共”站。根据《关于设立小型公共设施上下站管理办法》的通知,违反规定的,由交通行政主管部门按照《北京市小型公共汽车管理条例》进行处罚,公安交通管理部门按照《北京市道路交通管理条例》进行处罚。罚款数额在100元至1000元之间,情节严重的,罚款数额可达1000元至2000元。(《北京日报》,第五版,2001年8月4日,“小市民取消挥手叫停”)

2001年8月4日,《北京日报》,第5版

到2002年初,经过三次调整,全市1,961辆“小公共汽车”已全部撤出三环路内公交线路密集的地区,进入300多个新建住宅区,成为“社区小公共汽车”。(《北京日报》,第8版,2002年1月8日,“小市民退出三环路,进入住宅小区”)

2002年1月8日,《北京日报》,第8版

与以前的“迷你公共汽车”相比,“社区迷你公共汽车”的模式有所改变,甚至连销售人员都有特殊的线路卡和制服。他们穿过街道,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

新媒体制作人:贾晓艳

贾晓艳

扫下并下载订购游行号码的助手,用你的手机发送赞赏的文章。

福建十一选五投注 五分彩投注 江苏快三 500万彩票网 山西11选5投注

上一篇: 昌平交警征寻目击者!北六环一车失控、车损人伤,或因避让并线车

下一篇: 复星投资的英国旅游巨头Thomas Cook 宣布倒闭,超过

Copyright (c) 2013-2015 dieangry.com驿城资讯版权所有